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警惕,虎视眈眈地打量着我,一言不发。

    「年轻人,你是哪一族的?叫什么名字?」一个白发披肩的老者拄着拐杖,慢慢地朝前走了几步,声音

    苍凉低沉。

    名字?我浑身蜷曲僵冷,心头掺杂着骄傲、屈rǔ、愤怒、悲伤与仇恨,烈火似的熊熊燃烧,想要挺起胸

    膛,大声回答,奈何嘴唇微微翕动,却发不出半点声响。

    我的名字,叫共工。

    共工是远古时康回的国号,自从这位水族凶神被伏羲杀死后,就成了历代水神的代称。

    姥姥给我取这个名字,就是希望我象康回一样,勇猛顽qiáng,百折不挠。

    「你的娘亲是水神冰夷,父亲是苗帝蚩尤,你还有一个贵为huáng帝的舅舅。他们全都死了,死在了轩辕狗

    贼的手上。终有一天,你要踏破那座雪山,砍下公孙氏的头颅,夺回属于你的一切!」

    我永远也忘不了五岁那年,姥姥指着昆仑山顶咬牙切齿所说的这句话。chūn日的阳光照在她碧绿幽深的眼

    睛里,灼得象火,冷得象冰。更忘不了那一刻,我站在chūn风里,浑身颤抖,恨怒填膺,暗暗对自己所发的毒

    誓。

    从那时起,我和妹妹便随着姥姥天南地北地四处迁徙,联络反抗公孙氏的义士。但就在两天前,族人和

    彩云军的勇士全都战死了,死在了烈炎、少昊与龙族大军的屠戮下,死在了北海漆黑冰冷的波涛中。

    我的拳头越握越紧,冰雪混着血丝,从指缝间流下。这瞎了眼的贼老天,为什么不让我和族人一起光荣

    战死?却让我困shòu似的徒受屈rǔ,苟活于此?

    那些人被我凶恶的目光扫过,似乎都有些害怕,有人说:「辛长老,这小子的舌头都冻僵了,生个火,

    给他取取暖再问不迟……」

    「慢着!」一个红发虬须的大汉大步上前,单手握住插在他大腿上的枪杆,「这小子也不知什么来历,

    藏在雪地里将老子的话全听去了。若放他生路,到昆仑山一告密,他奶奶的,别说老子的性命,大家全都完

    蛋!」声音沙哑,就是那脾气bào躁的「邓长老」。

    那些人面面相觑,又都朝那白发垂肩的老者望去。辛长老轻轻地顿着拐杖,沉吟了一会儿,摇头叹息。

    我心中怒火如焚,这些人对公孙氏诸多不满,却如缩头乌guī般贪生怕死。尤其这姓邓的,口口声声不怕

    造反,事到临头,却如此猥琐卑劣,杀人灭口以求自保。姥姥说得不错,这些贱民不足同谋大事,注定只能

    任人鱼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站更换域名为60WX.cc 请用新网址访问 六零文学

本站更换域名为60WX.cc 请用新网址访问 六零文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