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数之不尽的青鹿、雪兔、白羚……以及诸多说不出名字的珍禽异shòu遍布山坡,悠然自得地饮水吃草,只

    有在虎láng鹰鹫等猛shòu突施偷袭时,才发足飞奔。

    远处海面蓝如靛青,不见半块浮冰,映衬着两侧雪岭,明净如画。海天一色,惟有大风刮来,白云层层

    翻涌时,才看得出哪里是海平线。

    这一个多月来,我一直随着姥姥在茫茫北海征伐激战,又时值极夜,触目所及,除了冰洋雪地,就只有

    变幻莫测的绚彩极光,此时突然看到这壮丽奇景,竟有些呼吸窒堵,恍如隔世。

    「轰!」后方突然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呜鸣,天摇地动。

    我吃了一惊,回头眺望,只见一道巨大的水柱从云霞中滚滚喷起,冲天摩云。被水柱掀卷的炎热气làng冲

    击,周围的霓霞涟漪似的dàng漾扩散,迅速冷凝成姹紫嫣红的云层,贴着草坡朝下翻腾。

    闪电乱舞,雷声轰隆,bào雨倾盆而下。

    两侧的冰山雪岭被热风刮卷,冰壁迸裂,接二连三地坍塌雪崩。那些高高堆积的冰川更如银河飞瀑一般

    冲泄而下,冲撞起滔天雪làng,极为壮观。

    龙鹫欢鸣长啸,提着我乘风飞翔,冲过茫茫风雨,朝着远处那依旧风和日丽的海岸线飞去。

    这场雷bào雨来得快,去得也快。过了一会儿,轰鸣渐止,后上方的那道冲天水柱突然消失。大风又陡转

    寒冷,云霞弥散,天霁雨收,只有崖岭上的冰雪仍在崩泄不绝。

    我们一路低飞,到了岸边,绿草渐少,乱石四立。漆黑的礁岩密密麻麻地朝南延伸,一直与西南侧的雪

    山相连。

    龙鹫张翼旋转,沿着弧形的礁石群朝雪山飞去。

    雪山高万仞,南面的峭壁上的冰层早已崩塌殆尽,露出青黑发亮的岩石,布满坑坑洼洼的凹dòng。石缝间

    青草摇曳,万千海鸟鸣啼飞舞,冲落其间,啄喙梳羽,显然都在这里安家筑巢。

    山脚奇石嶙峋,露出一个高两丈、宽三丈的黑dòng,底下一半淹没在海水中。

    碧眼龙鹫俯冲而下,将我轻巧地抛落在dòng旁的岩石间,又呀呀尖叫着振翅冲起,朝西面辽阔的碧海飞去

    。

    姥姥!姥姥!

    我又惊又急,不知道它为何突然弃我而去,嘶声大叫,喉咙却已完全沙哑了。眼看着龙鹫越去越远,消

    失在天海之间,我竟泪水盈眶,惶急得象一个孩子。

    海làng轰鸣,激撞礁岩,飞溅在脸上、身上,腥咸而苦涩。狂风凛冽,刮得我无法呼吸,丹田、经脉更痛

    如火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站更换域名为60WX.cc 请用新网址访问 六零文学

本站更换域名为60WX.cc 请用新网址访问 六零文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