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起来,「这几记气刀是谁教你的?你祖上是谁,叫什么名字?」

    他说话的神态老气横秋,和浑圆白嫩的脸容极不相称,我隐隐中虽觉得这男童很不寻常,当时却未曾多

    想,傲然道:「这气刀是我姥姥独门所创,就算告诉你,你这小娃儿又知道什么?」

    「是了,蚩尤!」那男童的脸色微微一变,突然哈哈大笑,「你是蚩尤和冰夷的儿子!你的姥姥是乌丝

    兰玛!」

    我心中惊疑更甚,大荒中知道我身世的人寥寥无几,即便是在彩云军将士面前,我也只自称共工,想不

    到这rǔ臭未gān的六龄小儿不但知晓我娘和姥姥的名讳,还知道我隐秘的身世,顿时生起杀机,喝道:「小娃

    儿,你到底是谁?」

    「小娃儿?你叫我小娃儿?」那男童笑得眼泪都涌出来了,喘着气,咳嗽道,「我是你姥姥的老朋友了

    。我叫……我叫『玄婴老祖』,你姥姥没有告诉过你么?」

    我反复追想,从未听说大荒中有这么一个人物。他见我将信将疑,又说:「嘿嘿,我退隐江湖已近六十

    年,又被困在这里十五年,你不认得我原也正常。但我对你姥姥、你娘、你舅舅,还有你爹的事情,全都了

    如指掌。」

    烈火狂舞,烧得金炉灿灿闪光,他坐在其中,周身彤红,双眼也仿佛跳跃着两团火焰,一口气说了许多

    关于姥姥和我娘的往事,其中一些我曾听姥姥说过,另一些虽然闻所未闻,却也不象他信口胡编。

    更何况这榕树火焰极为狂猛,如果他不是水族前辈,受这等折磨炼烤,早就化成了灰烬,又怎会寸肤无

    伤?对他不由又相信了几分。

    男童叹了口气,说:「我和你姥姥相识几十年,是惺惺相惜的老朋友,她于我有莫大恩德。可惜当年我

    中了公孙轩辕那小贼的计,被他锁在这炉鼎之中,饱受折磨,不得挣脱。否则我又岂能坐视那小贼害死你爹

    和舅舅,侵凌北海,篡夺五族河山?」

    顿了顿,双眼炯炯地盯着我,笑道:「你姥姥刚韧睿智,是天下第一等女中豪杰,除了她,大荒中再也

    没人有能耐和公孙小贼抗衡了。她现在境况如何?过得还好么?」

    「她……她……」我鼻头一酸,热泪竟忍不住夺眶涌出,哽咽不成声,「她已经死了!」

    「什么?」玄婴老祖脸色骤变,说不出的古怪,分不清是惊愕、失望、伤心,还是愤怒,喃喃道,「她

    也死了!她也死了!」

    姥姥已死,举目无亲,想不到竟会在这天涯海角重见她的故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站更换域名为60WX.cc 请用新网址访问 六零文学

本站更换域名为60WX.cc 请用新网址访问 六零文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