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化,冷暖两股水流滔滔涌,在经络间回旋奔腾,势如chūn洪大江,卷涤走了所有的「泥沙」与「木石」。

    我飞旋在冷暖jiāo迭的水里,恣意地呼吸着,周身通泰。那种滋味说不出的奇妙,所有的噪音、杂念,全

    都消失了,仿佛变成了一条鱼,自由自在,超然物外。

    我甚至还能看见远处漂摇的水草,看见数以万计的聚散分合的彩鱼,看见簿上的浮冰,看见不周山,看

    见白云,看见掠过白云的飞鸟……一切那么静谧,那么美丽。

    也不知过了多久,才听康回叫道:「今天够了,上去吧!」我顺着涡流,离弦之箭似的离心疾冲,到了

    冰冷彻骨的「寒水」里。此时意识澄明,真气充沛,丝毫不感到寒冷,只觉得饥肠辘辘。

    恰好一条豹纹鲨游弋而来,我一掌挥出,气làng卷着水波,猛击在它尖鼻上,它吃痛翻腾,气泡汩汩。

    我趁势反撩柴刀,闪电似的劈人它的腹部,不顾它猛烈挣扎,拖着它朝上游去。鲜血如紫雾,在海水里

    缭绕弥散。远处的鲨群闻见腥昧,纷纷掉头冲来。我左手气刀连舞,水波剧dàng,又有两条鲨鱼被劈得鲜血四

    溢,群鲨顿时围扑而去,顷刻间就将它们撕咬得血肉模糊,露出森森白骨。

    我趁势朝海面游去,「哗」的一声,高高冲天跃起。

    那两只狮龙shòu正虎视眈眈地盘旋在漩涡上空,看见我的身影,立即又咆哮着展翅追来。

    火球、冰锥jiāo替着呼啸冲至,被我柴刀格挡,轰然猛击在冰面上,大làng炸舞,吓得那些或漫步、或闲坐

    的白熊纷纷四散狂奔。

    相隔不过几个时辰,我仿佛已有了脱胎换骨似的变化,无论是刀芒、气làng的声势,还是御风飞行的速度

    ,都有了极大的提升。不过片刻,便有惊无险地踏着绝壁,冲上了五色石所托顶的断层。

    那两只孽畜只能悻悻盘旋,怒吼不止。

    我哈哈大笑,许久以来第一次这么畅快一但转头看见罗沄斜倚彩石,蛇尾盘蜷,仍然沉捶不醒,心中的

    喜悦顿时又淡了下去。

    我用柴刀在石壁上剜出一大块石头,磨成石锅,再将鲨鱼鳍切成薄丝儿,和着冰雪倒人锅中,双手燃气

    为火,烧了锅鱼翅羹美美地吃了一顿。

    吃饱喝足,困意上涌,我和衣躺在地上,睡了一觉。醒来时,东边天海处依旧大雾茫茫,霞光镀染,红

    日似乎一动也未曾动过。

    罗沄斜倚石壁,低眉垂睫,东风拂动着缭乱的发丝,双颊嫣红,凝着一层层淡淡的冰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站更换域名为60WX.cc 请用新网址访问 六零文学

本站更换域名为60WX.cc 请用新网址访问 六零文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