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我突然觉得一阵窒息的悲凉与难过。几千年前,当伏羲在这里种下女娲花,是否也曾有过高处不胜寒的

    感慨?如果有一天,我终于登顶昆仑,俯瞰苍生,是不是也如此刻般孤单?

    在这浩瀚无边的宇宙面前,生死、成败、爱恨、荣rǔ……都显得如此渺小而微不足道,就像女娲花的芬

    芳,随风而来,随风而散。

    我不敢多想,深吸了一口气,重新往下冲去。摆脱了狮龙瘦的纠缠,风驰电骋地冲入「水火海窍」,顺

    着滚滚涡流直达海底,果然瞧见无边无际的白沙上,摇曳着一丛丛双叶双枝、黑白两色的yīn阳草。

    回到崖dòng,依照康回指点,将采撷来的yīn阳草与女娲花一起烤制研磨成粉,在滚水中煮沸,又用小火熬

    了六个时辰,倒入石碗,置于不周山的yīn阳分界线上。

    过了一天一夜,石碗西侧一半的汤药结了层薄冰,东侧一半则温热如初。我将yīn阳二炁集于指尖,搅匀

    汤药,一点儿一点儿地喂入罗沄口中。

    刚喂了一半,她就轻蹙眉尖,在我怀里咳嗽起来,耳垂上的碧蛇跟着咝咝吐芯。虽然并未理科醒转,已

    让我大喜过望。

    康回却在镜子里冷笑不止,说蛇足妖女心狠手辣,最喜欢恩将仇报,我将她救活了,指不定要吃多少苦

    头。

    喝完药汤,罗沄依旧沉沉熟睡,脸上冰霜尽融,身上的蛇鳞开始逐渐淡去,恢复为莹洁光滑的肌肤。

    蜿蜒的蛇尾也渐渐变为修长秀美的双腿,黑发斜披在?luǒ赤?的身上,随风拂舞,chūn光若隐若现。

    我心里怦怦乱跳,不敢再看,讲太极镜揣入怀里,继续闭目端坐,修炼元炁。但不知为何,脑海中全是

    她海棠般娇媚的容颜,心猿意马,杂念纷至,始终无法进入空明之境。

    过了几个时辰,困意上涌,渐觉皮怠,索性蜷身而卧,迷迷糊糊地做起梦来。

    梦里,我仿佛变成了伏羲,坐在女娲花盛开的万丈绝壁上,她坐在我的身边,碧衣鼓舞,手中捏着一朵

    并蒂花。下面是绚烂的万里云霞,烧红了蓝天,烧红了石壁,也烧红了她的笑脸。

    她轻轻地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发丝飞舞,拂过我的耳梢、脖子,麻痒如此真实。鼻息之间尽是馥郁的

    芬芳,分不清来自花蕊,还是她的身体。

    我恍恍惚惚,一动也不能动,听着凉风chuī动花瓣,云朵飘过山崖,冰雪在阳光中融化……心中充盈着从

    未有过的喜悦和幸福。

    她抬起头,微笑着和我说话,却听不清楚在说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站更换域名为60WX.cc 请用新网址访问 六零文学

本站更换域名为60WX.cc 请用新网址访问 六零文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