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罗沄抚着胸口,摇摇晃晃地站起身,笑道:“我曾以为你说的那些甜言蜜语,只对我一人说过,你的温柔体

    贴,也只是因为我。如今才知道,原来在你心在你心里,我和别的女人并没有什么不同。泊尧,泊尧,你老

    老实实地告诉我,真的有喜欢过我么?从前说那些话的时候,也是出于真心的么?”

    她的指尖微微颤抖,虽然在笑,眼角眉梢却全是衰婉凄绝的神色,我心中一震,突煞想起如在两忘崖下所吃

    的那串红豆,才明白原来她也中了情毒。

    洛姬雅可以解开数以万计的蛊毒,甚至可以解开“蛇神蛊,”,却唯独不能消除“相思果毒”。因为红豆本

    身是没有毒的,毒只存在你自己的心里。当你决定去喜欢一个人时,就注定要承受肝肠寸断的痛苦。

    昌意似乎没有察觉,描了摇头,说:“螣儿姐,我从前待你是真是假,难道你还不知道吗?你在我心里,始

    终是独一无二的。”

    罗沄道:“那好,我再问你,你说当年左北海鲤鱼背上,第一次看见我时,就想长大了以后娶我做妻子,还

    说要像你爹娘一样,一起泛舟海上,牧马南山。这句话也是真的吗?”

    昌意点头说:“自然是真的、”

    罗沄喀喀笑道:“到了这时候还骗我。你如果真想娶我,为什么我第一次到诸夭之野时,就听说你要成亲了

    ?这回故地重游,屈然又撞上你的婚礼?这两次的新娘好像都不是我呢。”

    昌意道:“你说的第一次,是指女儿国的公A主么?那几日我在天池喝得酩酊大醉,胡言乱话或许是有的,却

    从来没答应要娶他为妻。否则为何一看见你,就立即随你走了?”

    罗沄脸色晕红仁,仿佛平静了一些,挑起眉梢,似笑非笑低声道:“那么这一次呢?这一次你为什么不和我

    走?”

    风势越来越大,长草起伏,枝叶乱舞。天上不如什么时候涌来了大片的乌云,将月光遮挡得时隐时现。两人

    一个站在革亭的暗影里,一个站在淡淡的月光中,显得那么疏离。

    过了好一会儿,才听见昌意缓缓地说:“chūn时花,秋时月,夏时风,冬时雪。螣儿姐姐,是我对不起你,如

    果是从前……哪怕是两个月以前,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带你一起走。只是……只是……”沉呤着没再往往下

    说。

    罗沄微微一笑,泪水脩然滴入酒杯,柔声道:“只是现在时过境迁,chūn花变作了秋月,你已径喜欢上她了,是

    不是? ”

    昌意沉默不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站更换域名为60WX.CC 请用新网址访问 60文学

本站更换域名为60WX.CC 请用新网址访问 60文学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