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大憨抓来了一二百号人,齐齐跪在都指挥使的院子里,押着几个百长以上的军官进了大堂,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刚刚经历了六个多月的守城之战,尤其是历经了昨天夜里的拼杀,看多了生死,满脸戾气,摆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神情。

    “跪下。”大堂里的侍卫大声喝斥。

    看到大堂里杀气腾腾,二旁站着不少千户长、佐领、将军、卫指挥使等将领,好汉不吃眼前亏,这几个人扑通扑通地跪在地上,昂着头,看着正堂坐着的一个小白脸,满脸的不屑。

    承宣把惊堂木往桌上一拍,喝斥道:“三天前,有一批商人入城,是谁下令放行的?”

    一个满脸胡子的军官挺起胸,大声的回答说:“是我放的,一人做事一人当,请大人放过兄弟们。”

    “谁让你进人进城的?”

    “是刘千户下的令。”

    “有何凭证?”

    大胡子军官从里怀里掏出一张纸,“叛匪攻城,所有人进出,必须要有凭证,这就是凭证。”

    一名侍卫接过凭任,递给承宣,他拿在手上看了一下,递给张楷,张楷看了一眼,点了下头。

    “刘千户在哪里?”

    大胡子军官回答说:“他已经战死了。”

    “你可知道进城的是什么人?”

    “他们说是商人,我是奉命行事,进城的人,身上并没有违禁的东西,便开门放行,兄弟们可以作证。”

    线索断了,承宣想了一下,又跟张楷耳语了几句,张楷又对一名侍卫低声吩咐,那侍卫转身离去。

    大堂里一时静了下来,大胡子军官很不满地站了起来,大声的说:“大人,兄弟可以走了吧。”

    看他一副桀骜不驯的神情,尤其是当着众人,傲慢无礼,广东官兵的军纪实在太坏了,不禁大怒,把惊堂木一拍,大吼一声:“来人,拉下去重打二十军棍。”

    大胡子军官很是不服,大声囔道:“昨天夜里,我亲手杀了五个叛匪,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站更换域名为60WX.CC 请用新网址访问 60文学

本站更换域名为60WX.CC 请用新网址访问 60文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